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东方心经黑白版 > 李杰 >

篆刻家李杰的篆刻人生:刀耕石田随“寓”而安

归档日期:04-30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李杰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时针指向零点,夜阑人静。IPAD里播放着电视剧集,刚冲好的咖啡散发着香气,李杰端坐在桌前,手执刻刀在方寸大小的寿山石上细细勾勒,很快进入创作状态……

  凭借工作之余每晚至少治印一方的勤奋,以及在鸟虫篆印领域出类拔萃的艺术表现力,29岁的三水人李杰已经成为篆刻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。

  书法与篆刻相伴相生、相辅相成,常被称为“姐妹艺术”,而李杰正是沿着书法这条道路打开了篆刻世界的大门。自幼学习书法的李杰展现出很高的天赋,18岁时其书法作品已经入选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展,达到了许多同龄人难以企及的高度,这也成为他“转轨”篆刻艺术的契机。

  “当时觉得篆刻会带来更多的乐趣。一是我本来就比较喜欢石头,而篆刻就是跟石头打交道;二是篆刻意味着一种不一样的艺术形式,一套不一样的知识体系,这种知识上的丰富也很有吸引力。于是从书法作品入选国展开始,我的创作重心慢慢从书法转到篆刻上来了。”李杰说。

  尽管在学习书法时已经对篆书的形体有了一定的积累,但李杰并不满足于此。为了掌握更多的字形,他索性买了一本厚达3000多页的篆书大字典,仅仅用了1周时间就将全部字形都记在了脑子里。“你不可能刻每个字都去查的嘛,记下来就方便多了。”李杰表示。

  以他在大学时的刻印速度来说,把字典字形记下来不失为节省时间的好办法。当时为了收集价值不菲的字画、印谱,李杰一晚上能刻出二三十方印,然后以每方100元左右的价格卖出。这样“疯狂”刻印所积攒的“第一桶金”,被他用来买了自己的第一本原拓印谱,定价是7000多元。

  就这样从大学宿舍起步,李杰从浑朴自然的汉印出发,一路研究到“疏可走马、密不透风”的明清流派篆刻,如今定格在近现代的鸟虫篆印上。

  所谓鸟虫篆,是一种将篆书笔画盘曲缠绕使之如抽象的动物形象,而形成的一种美术化的篆书文字。鸟虫篆印始于战国,盛于两汉,后长期式微,直到20世纪又形成高潮,至今不衰。

  篆刻本身属于小众艺术,而鸟虫篆印则更是篆刻中的小众门类。恰恰因为是小众中的小众,鸟虫篆印成为现阶段李杰的主攻方向。

  李杰表示:“记得是2013年,因缘方介堪先生治‘潇湘画楼’鸟虫牙印,与当代国画大家任重先生认识,及后与他成忘年交,开始专注于鸟虫篆印。对我来说,篆刻不再是一种简单的生活形式,更不是属于我自己的单纯的视觉艺术,这里面有精神气质、有化育之功,艺术的真正品格成为了一种诗意的品格。”

  治印讲究“方寸之间,气象万千”。能在小小一方印石上疏密有致地布局文字笔画已属不易,还要将笔画美化为鹤、鱼等鸟虫形态,则更是难上加难。这考验的是治印者设计印稿的能力,也正是李杰的长项所在。

  李杰说:“写印稿首先考验的就是你的综合审美,比如我刻鸟虫篆印,就要研究一大堆的青铜器,看他们的鸟虫纹饰是怎么来的,还要研究汉代、明中期的鸟虫篆印是如何结字的,以及近现代方介堪、徐云叔等大师的作品。对这些体系进行融合,然后结合当代的审美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特色符号,有创新而又不失传统,这体现的就是综合审美能力。”

  其次,写印稿考验的是“结字”能力,即笔画的空间布局,需要治印者对篆字的演变有清晰的把握。前段时间,李杰被一方名为“大富贵亦寿考”的印章难住了:“主要就卡在一个‘大’字、一个‘考’字,俩字刚好处在错角的位置,怎么结都结不好,既要加入灵动的元素,又要讲究穿插、顾盼、呼应等章法布局,只能翻资料找灵感,弄了两个多月才搞定。”

  深厚的书法功底与审美积淀,再加上对鸟虫篆的独特领悟与艺术表现力,使得李杰的篆刻作品很快告别了批量生产的“百元时代”,走上了中国嘉德、朵云轩等知名拍卖会的展台,并得到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等著名学者、名人的青睐。

  目前,李杰正在紧张筹备明年初的个人篆刻作品展。“或许是在一家国内艺术品行业的百年老字号办展,是个很难得的机会。”李杰透露。

  年纪轻轻即已成绩斐然,在别人看来或许是天赋过人,但李杰认为自己靠的是勤奋。除了常年手不释卷,最近五六年来,李杰每晚都至少要刻一方印章,雷打不动,从未间断。

  白天,李杰是一名普通的“上班族”;而每当夜深人静的零点以后,妻子、孩子都已熟睡,李杰便会展现出艺术工作者的一面:回到书房,打开IPAD放上一部TVB剧集,泡上一杯咖啡,新一方鸟虫篆印的创作又开始了……

  “我的创作环境要安静,但又一定要放一部我很熟悉的连续剧,还必须是TVB的剧集,比如《寻秦记》《宫心计》之类的。其实我都看很多遍了,剧情都能背出来了,但这样播放着能够让我不孤单,且更加专注于刻印章,而听音乐就不行,会干扰思路。这是我的一个秘诀。”李杰说。

  现阶段,李杰希望能够继续加深对鸟虫篆的研究,并想方设法让篆刻这门小众艺术为更多人所了解和喜爱。对于未来,他自有一番极富诗情画意的美好憧憬:有一块地种菜,有一间茅舍栖身,有一间书房读书,有一间画室涂鸦,有几位老友小酌,有一贤妻陪伴,随荫读书,随“寓”而安。

  “作为一个非全职的艺术工作者,坚持贵族的理想、拥有工匠的手艺很重要!在对待自然造化和人文传统中,存有敬畏之心、谦卑之态、眷恋之情、感恩之意,在此前提下以虔诚的情怀来传承、研磨、创造,因艺术而使生命丰盈、生活欢愉。”对于艺术创作,李杰有着一份自己的感悟,“艺术要接地气,既能雅,又能俗。艺术家不能没有相伴同行的人,否则会很苦的。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emptyshores.com/lijie/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