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东方心经黑白版 > 蓝战士 >

乐坛大变天 崛起的新星中有你的偶像吗? 流行音乐四十年顾(5)

归档日期:04-30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蓝战士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前文提到,1988年是华语流行音乐最为引人注目的兴盛时期,内地刮起了“西北风”。

  到了1989年,内地流行音乐依然沿袭着西北风的特性,然而纵观两岸三地乃至全球的乐坛环境,却是四面风起。

  这一年,柏林墙于11月倒塌,东、西德合并为如今的德国,然而7月逝世的伟大指挥家卡拉扬却看不到了。

  他一生和德奥音乐紧密相联,人们更期待看到站在台上指挥“贝九·自由颂”的是卡拉扬而非伯恩斯坦。

  89年2月,老布什就任美国总统后首次访华。5月,戈尔巴乔夫与在北京会晤,宣布中苏关系实现正常化。

  同年,美苏宣布结束冷战,并由美苏音乐人主导举办了“莫斯科和平音乐节”,创造了26万乐迷同场狂欢的高峰。

  该年6月发生的事件和的逝世有很大的关联。时任中央电视台文艺部负责人邹友开,在火车上听到逝世的消息后,创作了《好大一棵树》来怀念他,个中意味不言自明。

  这首歌在次年春晚经歌手张晓梅首唱,但大家熟悉的,却是经由那英和田震都演绎过的版本。

  为了夯实乐坛基础,选出优秀的歌手种子,走出第一步,各种官方性的歌唱比赛自1989年起逐渐开始在各地举办。

  1989年3月,广州举行了中国文化部主办,广州市文化局和新时代影音公司承办的“全国流行歌曲优秀歌手选拔赛”。

  腾格尔、杭天琪、陈汝佳、张咪等歌手脱颖而出,杭天琪、腾格尔更代表中国参加1989年和1990年的国际流行歌曲大赛。

  同年,广东电视台与香港无线电视也合办了首届省港杯歌唱大赛,首届比赛的冠军是汤莉、亚军廖百威、季军是香港的曾航生。这个赛事对广东和香港的音乐新人发掘起了重要的作用,涌现了不少知名歌手。

  只是那一年的比赛中,三甲歌手在后来竟不见踪影,反而比赛成绩欠佳的李国祥、梁汉文冒尖而出,此后创造了不少佳作,特别是李国祥《余情未了》、《摘星的晚上》、《总有你鼓励》等作品,至今依然经典。

  恰巧的是:这一方,有以官方形式出道而受认可的新人;另一方,却有以草根的方式出身许久、但却也是同一时间“系统化”出道的崔健。

  崔健继86年喊出“一无所有”后,1989年3月在北展剧场举办个人演唱会,标志着中国摇滚乐的正式出台。

  崔健的首张专辑《新长征路上的摇滚》成为中国摇滚史上第一张专辑。此后,崔大神的《一无所有》和《浪子归》两张专辑,由台湾飞碟和滚石两家唱片公司分别引进。

  两家唱片公司宣传攻势强大,在崔健无法赴台宣传的情况下,依旧成功树立其“中国摇滚第一人”形象。

  但不久后,台湾“新闻局”以“与目前政治不合”为由,禁播崔健的MTV、广告和宣传。只是此时崔健的歌早在台湾深植人心,民族摇滚风在台湾很多摇滚乐队中产生了极大的影响。

  虽然摇滚乐在那段时期依然经久不衰,但大洋彼岸摇滚乐的演化,已然经历了几个风格的迭代了。

  89年英国山羊皮乐队横空出世,摇滚之声从高呼呐喊转向颓丧轻柔。相信看过赵薇导演的电影《致青春》的人,都无法忘却影片中,“阮莞”因为去看山羊皮乐队的演出,而遭车祸离世的画面。

  谈到89年欧美乐坛,就不能不说那个男人,还有多少人记得他那把音色独特的“烟酒嗓”?

  当时除了迈克尔·杰克逊、麦当娜、惠特妮·休斯顿等知名歌手,还有一把将摇滚和节奏布鲁斯融合完美的迷人男声——迈克尔·波顿,他的巨星生涯正始于1989年。

  他是欧美唱片橱窗的霸屏男,专辑《Soul Provider》卖出400万张,并赢得格莱美最佳流行男歌手大奖,全球唱片总销量突破5200万张。

  从重金属到摇滚情歌,沙哑一如既往,但歌路却一成不变。缺乏变化在发展迅速的乐坛,是危险的。数年后迈克尔·波顿便猝不及防地从顶峰滑落,优作寥寥。

  香港的“天王”方面,来到“张谭之争”的最后一年。已不领奖的谭咏麟专辑水准开始停滞,甚至有退步迹象。

  张国荣在香港红馆连开33场“告别乐坛演唱会”。接着推出《Final Encounter》和《SALUTE》。《SALUTE》其实是翻唱Leslie心爱的“别人的歌”,向作者和原唱者致敬。

  经过精心演绎的作品果然不同凡响,大部分歌曲唱出了与原唱不同的味道,至今仍在热卖。

  两张专辑热卖,成绩斐然整个乐坛。作为歌手,已经走到了香港乐坛的金字塔顶,张国荣无憾无悔地引退。

  很多人不知道《一生何求》是一首翻唱改编作品,来自华纳同门的王杰国语作品《惦记这一些》。据说当时陈百强在出租车上听到王杰的版本,故而萌生了改编之意,谁料成为不朽经典。

  而“天后”方面,梅艳芳在88年时被叶倩文杀败,89年卷土重来夺回了“女王”宝座。但谁都看得出似乎是强弩之末:《淑女》矫柔造作的造型并不讨好,《夕阳之歌》与陈慧娴闹出“双胞胎”。

  这首近藤真彦的作品,其实还有众多翻唱版本。除了香港两位天后的版本之外,还有李翊君的国语版《风中的承诺》,蓝战士的版本《无聊时候》。

  “双胞胎”的另一首歌《千千阕歌》的演唱者陈慧娴,7月时则推出了一张以“离别”为主题的专辑《永远是你的朋友》。

  这张专辑在当年引发了抢购狂潮,据传有接近七白金的销量,当中好歌如云:《千千阕歌》、《最后的缠绵》、《夜机》、《真情流露》等。

  专辑发布一个月后,陈慧娴又在红馆举行个人演唱会,并将演唱会命名为“几时再见”。专辑主题是离别,演唱会主题又说“再见”,这一系列举动顿生众多猜测。

  果不其然,同年陈慧娴正式退出乐坛,赴美留学,虽被外界称为急流勇退,但于乐迷而言确实有点可惜。

  而随着称霸乐坛的前辈们渐退,刘德华、李克勤、王菲、草蜢等歌手也趁机冒头。

  演而优则唱,外貌非常俊朗的刘德华,从“小银幕”走到录音棚,一改风格以带有摇滚味道的《我恨我痴心》打进流行榜。

  粉丝们对自己偶像进军乐坛的举动欢欣雀跃,乐迷们惊讶于这个在电视上暂露头角的小生,唱起歌来也不差,至少为已经被几大歌手称霸已久的乐坛注入了新血。

  刘德华从不被唱歌看好到逆袭进入榜单,这个勇敢的尝试也为他走向成功打下了基础。自《我恨我痴心》开始,刘德华的重心向歌手转移。

  这时,一位女歌手凭借《仍是旧句子》获得亚太金筝流行曲创作大赛铜奖,并签约新艺宝唱片公司。她,叫王靖雯。

  10月,她推出了首张个人专辑《王靖雯》。该专辑发行后达到金唱片的销量,她亦凭借这张专辑获得叱咤乐坛女歌手铜奖。后来,她改名王菲。

  当然,也有不少成绩猛进的歌手。关淑怡在这一年唱出了她最好的歌《难得有情人》,并首夺年度歌曲大奖。

  而那年李克勤,发行了成名曲之一《一生不变》。才22岁的他,却被视为谭咏麟接班人。谁料唱歌完美的他,在整个九十年代坎坷地苦苦等待机会,直至世纪初后才受拥戴,可谓大器晚成。

  提起《一生不变》,想起写了不少经典作品的作词人向雪怀,而他的另一首作品《天长地久》则由周启生作曲和演唱。

  周启生虽对很多人来说未必熟悉,他是顾嘉辉的入门弟子,长期担任许冠杰、陈百强等歌手的制作人,是一位全才音乐人。

  他颇具个性,与师傅古朴典雅的音乐风格背道而驰,肆意将迷幻电子发挥到极致,歌曲《浅草妖姬》风靡一时。

  当时香港乐坛敢玩电子的只有二人,除了有乐队组合做“靠山”的刘以达,就是周启生了。

  刘以达是乐队达明一派的半壁江山,玩迷幻电子也验证了香港乐队想保持生命力必须大胆尝试。

  随着夹band风潮减退,还停留在大众视野的似乎只剩下风格突出的BEYOND、太极和达明一派。

  当年BEYOND以一曲歌颂母爱的《真的爱你》再夺年度歌曲大奖,声势甚至超过了达明一派。太极也不甘示弱,唱出了一首感人肺腑的《留住我吧》。

  但即便留下的乐队都是风格突出的佼佼者,香港仍然急需集流行曲的朗朗上口与舞台形象俱佳的歌手。

  这就给了唱跳偶像组合极佳的机会。唱跳俱佳的草蜢三子被梅艳芳赏识,成为梅艳芳MV或演出的舞伴,更为梅艳芳的专辑录制全部和音。

  88年发行首张专辑《草蜢》大获成功后,他们在89年也在持续发力,《红唇的吻》、《岁月燃烧》、《ABC》 颇受年轻人的欢迎。香港乐坛已多年不见这样充满年轻人活力与热情的唱跳组合,草蜢当时可说是潮流的又一代名词。

  中央电视台播放了台湾流行音乐节目“潮——来自海那边的歌声”,王杰、小虎队、姜育恒、黄莺莺等台湾当红歌手第一次通过官方媒体为大陆所知。

  之前王杰的事业重心一直在台湾,为了打开香港市场,本是港人的王杰,1989年进军粤语歌坛。

  要打响进军香港乐坛的头炮,“浪子”王杰选择将他赖以成名的歌曲转成粤语版。

  专辑一出,自是大受青睐,这使他成为了香港又一个首张唱片销量即超越三白金的歌手。不过这一下似乎有点用力过猛,导致了他的第二张唱片的影响力难以为继。

  上文提及到由李国祥演唱的《总有你鼓励》,粤语版可谓脍炙人口。但这首歌的国语版你听过吗?那是小虎队的“散队”之作——《祝你一路顺风》。

  而在1989年,小虎队才刚刚成立。当年,台湾飞碟唱片推出了由吴奇隆、苏有朋、陈志朋所组成的新偶像团体“小虎队”。

  没有人会想到,他们的杀伤力是如此之强,到目前为止,他们创造的亚洲影响力,至今没有华语组合能超越,他们承载了数不清的人的青春。

  人人都《忘不了》,他的歌声,响边火车站上,广播台下,收音机前,那年堪称“童安格年”。

  第五张个人专辑《其实你不懂我的心》,专辑大陆总销量400万,确立了童安格在港台乃至内地流行音乐界的地位。

  同年出版的第六张个人专辑《梦开始的地方》,更是获得了IFPI的白金唱片奖。

  1989年,李宗盛发行了个人第二张专辑《84-89作品集》,专辑收录了他在几年间写给潘越云、张艾嘉、蔡琴、陈淑桦等人的作品。

  也许因为写歌写的太热心,唱歌的人又不在同门,专辑推出后不久,就因为其中收录有蔡琴唱红的《油麻菜籽》,招致了对此曲拥有版权的飞碟唱片的不满。

  最终,滚石不得不在推出CD时,从专辑中抽走此曲,匆忙以《爱情有什么道理》顶替。

  李宗盛的成功,让当时专心做音乐的一批人看到了“出头天”的曙光,也影响了从小喜欢弹吉他写歌创作的大眼镜框男孩——张雨生。

  张雨生在早年经历组乐团、参加比赛、推出合集亦无果后,这一年仍咬紧牙关,推出了《天天想你》和《想念我》两张专辑,终于大放异彩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受李宗盛影响过大,后来张雨生还转型幕后制作,用心去发掘会发光的金子。果不其然,他就提拔出了世纪末台湾最红的艺人——张惠妹,使流行乐坛有了更灿烂的一页。

  但那都是后话了。台湾的新人们没有放慢脚步,那年以中性形象剑走偏锋、异军突起的潘美辰,凭借歌曲《我想有个家》获得金曲奖年度歌曲奖。

  那时,形象儒雅的滚石新人张信哲,还没有唱那些哀怨的“备胎之歌”。但阿哲却玩起了文字游戏,推出的首张专辑“说谎”唱片标题在当时颇为另类,寻遍整张专辑,却没有同名的歌。

  第二张专辑“忧郁”也玩类似的游戏,自此阿哲的唱片都以两字作主题,如“知道”、“心事”、“等待”、“宽容”、“挚爱”、“梦想”、“信仰”。

  这股风气也带动了唱片市场的企划走向,一直被沿用至今,如张清芳(光芒、左右、红色、纯粹),辛晓琪(领悟、味道、遗忘),娃娃(大雨、四季、秋凉),王菲(唱游、寓言、将爱)等都是这手法。

  这些现象也揭示了人们的注意力,开始更多地从音乐作品移向艺人形象和唱片包装上。

  ,是80年代与90年代的交界,流行乐坛开始追求视觉与听觉的双重享受。天王天后们的地位遭到动摇,新人马不停蹄、接踵而至。平静下暗藏风起云涌,一切似乎正在为跨向一个

本文链接:http://emptyshores.com/lanzhanshi/67.html

上一篇:【青春英雄】火焰蓝战士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