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东方心经黑白版 > 蓝战士 >

单立文的四个“小时代”:不要被“麻甩佬”三个字影响!

归档日期:06-2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蓝战士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单立文扮演的西门庆眉眼风流、长眉入鬓,竟让他成为古装的最佳代言人。

  如果我讲得太沉重,对一些十几岁的小孩子来说,他们会不会觉得:“哇,大叔,你算了吧!”。(真实对白)

  爱追港剧的TVB儿童,最近对这张面孔一定不会陌生。他是《冲上云霄2》中的航空公司大B oss,S am哥与C ool魔两大型男机师都要被他镇住;他又是《熟男有惑》中整天发歌星梦的律师,一个满嘴笑弹的盛男。两个角色相同的,是都会情不自禁抱着一把吉他自弹自唱,角色可谓为他量身订做——他就是曾被乐迷封为“香港第一贝斯手”的单立文,如今T V B公仔箱中的人气绿叶王,《飞虎2》、《A erobicG irls》等热拍的剧集中均可见他的身影。

  爱看早年港片的戏迷,对他更不会陌生。长相俊秀、笑容略带邪恶的单立文,惯演多情好色的公子哥儿,往往和女主角有亲密互动,最具代表性的角色就是“西门庆”。

  从音乐圈的长发愤青,混成了影坛的好色之徒,再重回小荧幕变身一枚超级笑弹,如今是跨音乐幕后与电视圈的两栖人,“豹哥”单立文踏入知天命之年,却有如不死战士一样,江湖仍有他的一席之地。

  接受南都记者专访的这一天,豹哥正为收视与口碑均不俗的《熟男有惑》庆功,四位戏中经历中年危机的“巴打”在饭桌上高谈阔论“中佬经”,豹哥总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金句或反应,令在座惊为神人。“人到了一定年龄,看到一些事情会有很大感触。但我觉得与其回顾和感触这么多,不如把童心找回来,很纯真地去面对事情,不要被‘麻甩佬’三个字影响到自己的心态。我的思想还是一个小孩子、死口靓仔呢!”

  “人不是在一日之间就有改变的,要经年累月,你才能明白更多,人生就是这样,不是一天就能开窍,要慢慢沉淀才知道。”

  开聊前,我们说起了“豹哥”这名字的由来。豹哥自曝:“其实,江湖传闻就有四个。第一个就是,我经常‘车大炮’,说话说到天花乱坠,其他人就觉得:这小子车大炮好似唱歌一样!所以就开始炮哥、豹哥这样叫起来了;第二个就是,说我吃了泡菜才能作词作曲;第三个就是,说我以前在戏院卖‘爆谷’,戏开场的时候,大家都‘爆谷!爆谷!’这样叫,听错了就以为叫我‘豹哥’;第四个就是,我英文名Pal的谐音。我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?!”

  也有豹迷提供了另一个版本:豹,森林里的奔跑之王,拥有敏捷锐利的眼神,这就如年轻时代的单立文,曾经沉醉摇滚乐的蓝战士,潜藏着豹一样犀利、充满战斗欲的因子。

  在他与苏德华、黄良升组成BlueJeans(蓝战士)年代,三个留着长卷发的青年,在香港20世纪80年代的夹Band大潮下,留下了《下雨天》、《蓝战士》、《岂有此理》等经典歌曲,他们标新立异的形象也成为80年代摇滚的愤怒标记。

  “那时候我玩音乐,我觉得以反叛和带有控诉性的形象去配合音乐,功效会比较大。所以你叫我留短发,我偏要留长发!你叫我穿戴整齐,我偏要奇装异服!以此来标榜摇滚乐和普通生活的矛盾,以及对现实的控诉。每个人都有荷尔蒙分泌特别旺盛的时期,那就是我们的成长期,荷尔蒙失衡也会有爆暗疮的时候,那时候火气就会比较重。我觉得这样就是对的,那样就是错的,很黑白分明,没有灰色地带,很主观地觉得这个世界不顺我意,那样又不合我眼缘,这样陆陆续续就会产生很多控诉。但有时候最直接的就是最人性的,没有太多的修饰和过滤。”

  摇滚音乐人出身,后来竟然被喊去拍艳情片,演尽奸角反派,角色贱得彻头彻尾举世无双,B lueJeans组成三年后解散,豹哥又进入公仔箱当主持、拍剧,他与音乐的距离愈走愈远。豹哥自问也想不起这当中经历了多少,“人不是在一日之间就有改变的,要经年累月,你才能明白更多,人生就是这样,不是一天就能开窍,要慢慢沉淀才知道:啊,原来我的路是要向哪走,原来我可以走得有多远。”

  “很多大陆粉丝说,‘谢谢你,单老师!在我们高考的时候,你帮助我们减压,你演的情色片都藏在了我电脑的D盘里,舍不得删掉!’原来,我曾经帮他们度过了高考最惨的时间呢!”

  摇滚如此热血、愤世嫉俗,但一转头,却见豹哥在大银幕上演尽风流多情的种子,从1989年的《潘金莲之前世今生》,再到蔡澜制作的《聊斋艳谭》(1990年),紧接着大导演李翰祥的《金瓶风月》(1991年)找他再演西门大官人。由于他扮演的西门庆形神俱佳,竟让他成为古装的最佳代言人。六度出演西门庆,此纪录在香港影坛至今无人打破。

  人人觉得拍低俗下流,演员单立文却不这样看。“演员就像一张白纸,每次都要打散 自 己 重组一个角色。如果你经常有很多框框和枷锁去 约 束 自己,有很多东西不能碰,那你只是一个傀儡!1989年的时候,曾 志 伟叫 我 加入,拍一部 电 影《潘金莲之前世今生》,李碧华的小说,她是才女;罗卓瑶当导演,也是才女;她老公方令正当监制,才子!好班底,故事穿越时空,那是我第一次演西门庆,其实那部片也挺正经的,说到底都是文艺创作。可是,当时的香港导演很坏,一看见你演多了这种角色,而他们又觉得你可以,就会自动叫你‘埋位’(对号入座),每次有那样的艳情角色或花花公子都会想起你。我也是乐此不疲的,人家起码给个机会让你去演戏嘛。但媒体就只能用你演过的角色去炒作,明知道角色是这样,但现实中演员难道也是这样吗?我演一个杀手,难道我真的在周围乱杀人吗?我演一个同性恋,难道我私底下也是一个同性恋吗?不是的嘛,所以这也是没办法。”

  “我也是逐渐成长的,演西门庆演得越来越立体。我演过的三次西门庆角色,都是由李翰祥先生导演的,李先生是电影界的瑰宝,就像一本电影天书和字典,他会灯光、美术、道具、摄影、服装、编剧,他无所不能,也教了我很多,在他手下,西门庆立体了很多。他教会我西门庆的历史、典故、来源,知道他为什么要做这些事,每个人的出发点都觉得自己没有错,只是有个私心,看不到别人的想法,永远由一己私欲出发,他可以将人物分析得很细腻,跟我讲很多故事,还带我去他的剪辑室看,在看他剪辑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很多电影的学问,我也常常站在那里听他训话。我想别人看他的戏,只会聚焦那些风流戏、情欲戏,如果大家将视野放宽一点点,就会发现西门庆这个人不是这么简单!应该有高层次高文化的人懂得这个道理,不然观众就会一直觉得我是‘咸湿佬’,只演猥琐变态角色,这样看事物就不客观了,只是从咸湿低俗层面去看西门庆。”豹哥越说越深刻,他也忍不住自嘲道:“如果我讲得太沉重,对一些十几岁的小孩子来说,他们会不会觉得:‘哇,大叔,你算了吧!’他们有时候真的会消化不了喔,我要慢慢将这些道理渗透。”

  有一点反倒令豹哥沾沾自喜,“当时我没想这么多后果,也没想到别人会认为我猥琐变态,现在沉淀了这么久之后,很多大陆粉丝说,‘谢谢你,单老师!在我们高考的时候,你帮助我们减压,你演的情色片都藏在了我电脑的D盘里,舍不得删掉!’原来,我曾经帮他们度过了高考最惨的时间呢!”

  “年龄只是个数字,心态和脑袋都在你自己这里。纵使肉身解放不了,你的思想也要解放,思想要天马行空,想到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  豹哥上一回拍电视剧,已经是2004年的《一屋两家三姓人》,事隔九年,他重回T V B公仔箱。第一部掀起热烈回响的电视剧要数《熟男有惑》,他与郭晋安、曹永廉、李思捷四个大男人,在剧中以轻松幽默的方式演活香港中年男人的心态,现实中的四人也不讳言如一般“麻甩佬”般,经历过男人最怕的“中年危机”。

  豹哥的“中年之惑”又是什么?他自言:“香港生活压力大,社会又这么多怨气,就像那些港女,要有楼有车才肯跟你结婚,试想一下,对男人来说这么多要求很惨的!如果我们上网打机来减压,她们又会说我们是宅男没出息,但我们也需要正常渠道抒发一下嘛!做港男真的很难啊!”

  拍过此剧,豹哥也认同不少剧中的熟男心声,并找到自己的解惑良方。“我常常觉得,不要被‘麻甩佬’这个词影响到自己的心态,年龄只是个数字,心态和脑袋都在你自己这里。纵使肉身解放不了,你的思想也要解放,思想要天马行空,想到什么就做什么。上了年纪的‘麻甩佬’其实都有一个小孩在心里,把童心拿出来面对事情,就会轻松很多。我的思想,就还是一个小孩子、死口靓仔呢!”

  当下热播的《冲上云霄2》,其实才是豹哥重返T V B接的第一部戏,当时一时冲动,他决定要令人生来点改变。“这部‘冲2’,是我1993年加盟无线的第一部电视剧的伯乐欧冠英拍的,有一天,她突然间就打电话给我:‘喂,回来玩玩好不好?’我九年没演电视剧了,玩音乐也玩了7、8年之久,咦,也好喔,是时候回来看看有什么新冲击,看看我在演戏上有没有进步、有没有新的花火。我就说:‘好,我回来!’”

  “冲2”里,放眼过去都是型男机师,闪花剧迷眼球的恋爱线,自命当年也是风流不羁的帅哥鼻祖,这次演个平易近人的老板兼老爸,豹哥自我揶揄了一番:“编剧哪有空写我的感情线,自生自灭算了,他们那些年轻人会比较悦目靓丽,而我就是那种:“我在哪?我的尿袋呢?我的心脏药呢?”

  豹哥,你太自谦了!两部剧播下来,“单立文”这名字又再度在圈中翻红,《飞虎2》、《A erobicG irls》、《星梦传奇》等大热剧集与综艺节目也纷纷叩门而来。而湖南卫视此前红遍两岸的《我是歌手》,单立文也占一席之位———在幕后伴奏乐团里,那位穿T恤配西装外套、戴着粗框眼镜、一直低头为林志炫、辛晓琪、尚雯婕等人伴奏的贝斯手,正是豹哥,尽管画面不多,但每一次闪过都让乐迷期待。

  “我差不多和全部香港歌手都合作过了,像今年雷颂德、古巨基和Big4的巡回演唱会,都是我做幕后演奏的。如果和内地歌手合作,我不知道还有多大空间?我觉得《我是歌手》是一个很好的交流机会,我抱着一个学习的心态去参加,可以见识两岸三地的歌手,听听他们的唱法,看看偶像已经演变到哪种阶层,根据什么曲风去配合他们的表演。尤其是发掘年轻一代,乐坛不应该总是老牌那一代占据,应该有接班人出来,像《我是歌手》里的尚雯婕,大家都对她的曲风和演出惊为天人,我觉得选秀节目是个好渠道,这半年来我的满足感都是来自《我是歌手》。”

  踏入“中佬”之列,不一定陷入中年危机,保住年轻的心和心中一团火,其实也可以活出花样的盛年。豹哥又有金句:“我们做艺人的,就好像面对一场场赌局,每次都要去参与,但派出来的牌未必和你手上的牌是一对的,如果撞上是对得到的,那就开心咯!最近都对上几副好牌,那就是开心乐事了!”

  “我不觉得‘憨居居的住家男人’是贬义,我觉得这是一个高尚的称号,如果我狡猾、喜欢到处玩,还出卖老婆,你觉得那是好男人吗?!什么男人不坏女人不爱,我觉得这些只是浮云,风一吹就散了。”

  如果要写“今日的豹哥是怎样炼成的?”这个命题,豹嫂应该是不能回避的一段。但过往文字中关于豹哥豹嫂的爱情故事,却是惜墨如金,少之又少。只知大约在1997那一年,香港电影市道式微,单立文重回音乐圈,遇上从上海来港不久的胡蓓蔚,从替她写歌、监制、练歌开始,慢慢挞着一段师徒情。2008年3月28日,单立文迎娶了长跑11年的女友胡蓓蔚,两人婚后的生活甜蜜,但一直没有要小孩。

  被南都记者追问罗曼蒂克史,豹哥讲得欲言又止。晒甜蜜不是他的风格,“豹氏爱情方程式”他又觉得第三者不懂得解,天书不可外传也。“我和太太的闺房秘密喔,怎可以告诉你?我们没有初恋的喔,我单刀直入的,我觉得两人的感情很微妙,没有求不求爱这回事,两个人感觉一到就成了!”

  “我是个憨居居的住家好男人啊!看上去不像?就是‘不像’才是件趣事!我不觉得‘憨居居的住家男人’是贬义,我觉得这是一个高尚的称号,如果我狡猾、喜欢到处玩,还出卖老婆,你觉得那是好男人吗?!”

  “什么男人不坏女人不爱,我觉得这些只是浮云,风一吹就散了。大家通过几部印象比较深刻的电影,就觉得我是这样的人,但这不是我真实的样子,只是你们赋予我的,是你们把我幻想成咸湿不羁的浪子西门庆而已,我又不觉得是贬义,那是我塑造角色的成功,我觉得是褒义。”

  “谈恋爱都是想开心而已,另一半可以补足你生活上的缺陷和情趣,这才最重要。大家在生活上都要磨合彼此的损口位,你我都有些不完美的地方,11年的时间就是将大家看通看透,变得成熟。我们长跑11年,时间可能长了些,但我也不介意,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,遇到对的人,结婚厮守在一起。”

  “和我老婆在一起久了,经过她的熏陶,我学会放下一些包袱,她让我忘记了很多以前不开心的事。她令我学会一样东西是:人生得意的时候也要留一线。如果你在得意的时候头脑被冲昏了,很可能不经意伤害了第三者,因为你那时候逞出头,那就招打了!但我也不能说,因为要说到名字。太太让我放下包袱,重新上路,这是一件好事。对于我们艺人来说,人生经历高低起伏是少不了的,娱乐圈就像一个斗兽场,这个饼就只有这么大,但进场的人有很多,如果不以乐观心态去面对,就会玩死自己。”

  结了婚,豹哥变得开心简单、亲切搞笑了,有什么事都懂得用一颗赤子之心去面对,老婆是一个重要原因。至于外间总是盯着老婆的肚皮讲故事,豹哥则坦言:“想不想当爸?我两看,看我老婆的意思,如果她觉得年纪大了负荷不来,不想有BB,我们也不会逼自己。”二人世界也有另一种浪漫和从容,何乐而不为?

本文链接:http://emptyshores.com/lanzhanshi/33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