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东方心经黑白版 > 蓝战士 >

蓝战士BLUEJEANS

归档日期:06-0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蓝战士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我一直心醉于香港乐坛那个我没有赶上的80年代中后期。其实并没有错失当时气势汹汹的主流乐坛,却因消息闭塞错失了那几年的夹Band风潮。倒退十余年,那时大陆引进的香港乐队着实太少,也只得当时在香港乐坛处于一线的那几个:达明一派、Beyond、太极,像Raidas、浮世绘、风之谷、梦剧院等,都是只闻其名难得其声,穷其心力也只翻录到一鳞半爪,致使后来只要见到这些名字的唱片,通通照单全收。倒是BLUEJEANS,当初因了他们与林忆莲合作的《下雨天》,使我格外留意,也就因此存下了些他们的东西。而今日的再版风总算了我心愿,让我拥有了他们1990年于解散前推出的精选集子。

  说起来,BLUEJEANS也算是80年代乐队潮里不多见的一支打入主流乐坛的乐队。当时乐坛的那些乐队,大致可分为两派:一派是深受英伦新浪潮影响的电子乐队,像达明一派、Raidas、风之谷,一派却是走当时欧美流行的POP-ROCK路线的乐队,如Beyond、太极、还有就是BLUEJEANS。其实BLUEJEANS的乐风也不全是POP-ROCK,也有为数不少的具香港传统流行曲风的歌曲。乐队的三位成员:黄良升、苏德华、单立文以前都是为他人做嫁衣的香港老牌吉他手,主要从事编曲、作曲和演奏,后因兴趣相投和受夹BAND风潮影响,遂同组乐队,三位成员皆能作词作曲,核心为黄良升。

  1986年,BLUEJEANS推出专辑《永远是你好友》,那首林忆莲的早期名曲《下雨天》就出现在这张专辑里。《下雨天》共有两个版本,一个是BLUEJEANS演唱的版本,收于大碟《永远是你好友》;一个是BLUEJEANS与林忆莲合唱的版本,收于林忆莲的大碟《放纵》。的确是首好歌,具备流传素质:流畅的旋律、电子味的编曲,耐听又容易上口,黄良升的才华由此可见。重新听了一遍林忆莲VS BLUEJEANS的版本,1986年的林忆莲,那醉死人的气声尚不明显,演绎歌曲那独特的细腻婉转一时也还未能叫人领会,只是,在咬字的启承转和间,仍是可以嗅出后来Sandy迷死众生的那种气味。时日溜走,现今听1986年林忆莲已是有丝奇妙感觉,何况还扯出这曾扶持过初初出道的林忆莲的BLUEJEANS!(编辑语:《下雨天》后来有很多版本,各有精彩,可进入品评。)

  这张早期专辑里还有一首较为有名的《不回头》,是电影《法中情》的主题曲。惊讶的是此歌竟是林夕填的词!1986年,那个尚处于Raidas时期的林夕,给Raidas填的词通通长得很(这也是早期林夕最显著的特点),这首《不回头》却倒是简单明了,一句“是否,如年华幸运一一拥有,对真心却会没感受”,依稀可辨认出今日风范。另一首也是林夕填词的《奇遇》,构思亦巧妙,用两则遭遇说明情侣间那种“相欺相骗又相爱”的尴尬处境,这也正是林夕后来一贯持的态度:爱海凶险,爱与被爱似竞技赛。专辑中还有一首苏德华作曲的《人到无求》,这位驰骋乐坛十余载的香港皇牌吉他手,除却一身出神入化的技术外,在早期创作的歌曲竟是很顺耳呢。

  香港的夹BAND潮退去得很快,绝大多数乐队都是昙花一现,在短暂的组合出版过一张专辑后,就告解散,难得BLUEJEANS还留下几张专辑。在发行于1989年的大碟中,BLUEJEANS竟然改编了《千千阕歌》。其实《千千阕歌》亦是改编的日本歌曲,但一直以来,港人都偏执的喜爱这段旋律。同样的曲调,不一样的填词,数得出来的就有三个版本:陈慧娴的《千千阕歌》(林振强填词)、梅艳芳的《夕阳之歌》(陈少琪填词)、BLUEJEANS的《无聊时候》(小美填词)。难得的是这三个版本都推出于1989年,“撞车”撞成这样,也算奇观了。我总觉得这旋律是因了《千千阕歌》这个首唱版本的成功,成了反映“九七”引发的移民潮的最佳旋律,而港人对之的偏爱足可窥见80年代末“中英联合声明”发布后,港人惴惴的情怀。1989年的BLUEJEANS还有《也许明日遇上》、《火种》等歌曲,在形式上都是传统的香港流行曲风的模式,但在内容上却逃开了靡靡情歌的框框,主要以描述友情、祭奠青春岁月、宣泄迷惘彷徨、甚至励志等主题为多,这也是当初的乐队潮对乐坛的主要贡献之一,使乐坛除去那铺天盖地的无病呻呤的歌曲外,还有一点别的声音。

  但BLUEJEANS也未能像达明、BEYOND一样走得更远,1990年在SONY唱片公司推出精选集后即宣布解散。其实在1990年,那首《岂有此理》还入选“无线”季选十大劲歌,算是BLUEJEANS在乐坛最好的成绩了。也是难为了这些乐队,80年代的香港乐坛,被几家跨国唱片公司所把持,缺乏独立、小型、个性化的本土唱片公司,其浓厚的商业气息也桎梏了香港流行音乐的多元化的发展,倒是九十年代因为涌现了不少像“非池中”等本土独立唱片公司后,香港地下乐队的纷纷兴起才得以有后盾,而80年代的乐队算是没赶上好时候。平心而论,1990年临解散前的BLUEJEANS无论在音乐的创作或制作上都是有长足进步的,像《午夜情人……Dreamgirl》、《浪漫的年头》、《人生酒库》等歌曲都值得留下。此时候的BLUEJEANS更精于旋律气氛的营造,编曲也不再单一,具有优势的吉他元素也更多元化,你会发现三君子的木吉他也是奏得很漂亮的。

  私以为BLUEJEANS最出色的作品是《蓝战士》一曲,潘源良的词根本就是为BLUEJEANS度身定做的,而三君子的合唱不仅弥补了各自声音的苍白,还可从中强烈的感受到乐队间的深厚情谊。就如歌中所唱“他清楚,他的歌真的好,尽管多么古老,世界却爱新的一套”,夹band这条路的艰辛和当中遭受的挫折委屈,相信每个乐队说起来都是一番血泪史。难得志同道合的人能够走到一起同为理想打拚,艰辛也因有了共同的理想而可以苦中作乐。都是一个个倔强的身影,都是小路上的躅躅独行,但BLUEJEANS却唱出心声:“战士路,只身走到老!”解散后的BLUEJEANS,单立文改行去拍电影,有时只能靠拍来维持生活;黄良升在做了一段幕后伴奏吉他手后,干脆去推销保险单;只剩得苏德华继续为他人作嫁衣,频繁出现在别人的唱片制作名单里,倒也成了香港前辈级的吉他手,只是再也没写过旋律。回望前事,无限唏嘘,只借得这些旧歌安抚着回忆。曾经有过,曾经做过……句句“曾经”二字抬头,多么悲凉的况味!旋律遗失在了时间的罅隙里,再拾回,因缺了当日背景的支撑,竟像是走调的风范弄得变了味道,一时间,这记得与不记得之间,也辨不清了是幸非幸……

本文链接:http://emptyshores.com/lanzhanshi/23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