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东方心经黑白版 > 纪如璟 >

纪如璟追忆初恋:我们在吵吵闹闹中分分合合

归档日期:04-30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纪如璟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纪如璟,著名青春玉女歌星,以演唱《值得一辈子去爱》、《寻找爱情》等歌曲而成名。纪如璟外表靓丽时尚,可她的歌却大多凄婉伤感,总让失恋的人产生深深的共鸣。很少有人知道,纪如璟的歌就是她感情生活的真实写照。几年前,纪如璟成为香港华纳公司的签约歌手后,深深地爱上了一位普通发型师。他们痴迷而疯狂地爱着对方。然而,这段一度被认为是明星与普通人之间的经典爱情,却被世俗的现实撞得支离破碎……

  追忆这段感情,纪如璟不无伤感地说,明星与普通人之间的爱情为什么不能天长地久?爱情真的有那么多附加条件吗?难道明星与普通人注定只是两个无法交叉的圆,他们只能在各自的生活轨道上运行?……

  我出生在北京一个音乐世家,优美的钢琴声充盈着我的童年。6岁时,我就开始登台演出,从那时起,歌星梦的种子就悄悄埋在了我的心里。从艺术学院毕业后,我顺理成章地走上了演艺之路。

  1995年,我在香港娱乐有限公司举办的歌唱大赛中一举夺得第一名,并荣获香港无限劲歌金曲新人奖。第二年,我幸运地成为大陆第一位签约香港华纳唱片公司的女歌手,个人专辑《寻找爱情》的面市,使我在明星云集的香港乐坛终于占据了一席之地。

  1997年5月的一天,我去铜锣湾一家著名的发型屋做头发。因为顾客太多,我和助手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等候。这时,一个个子瘦高的帅哥从我身边飘过,我的眼睛突然一亮,他一袭黑衣,扎着宽宽的皮带,极富个性的高鼻梁让我想起了费翔。我们互相对望了一眼,他那湖水般的眼睛里流出的淡淡忧郁,令我怦然心动。

  做完头发,我们正准备离开时,那个男孩又从我身边走过。我悄悄地对助手说:我从没见过这么帅的男孩!助手神秘兮兮地告诉我:我认识他,他不仅人长得帅,而且手艺也不错,要不下次让他给你做头发?

  两天后,我和助手再次来到这家发型屋,点名要他为我做头发。他默默地来到我身边,认真地说:我认识你,很喜欢听你的歌。我笑着问他:你看我适合做什么发型?他边用梳子梳着我的头发,边说:你有一张清纯的脸,你的发型不需要做太多的修饰。简单就是美。

  做完头发,我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,潜意识里,我渴望的那种发型就是这种样子,他对我的头发的塑造和我心里想的不谋而和。我感激地对他说:以后我每次来,你都给我做头发行吗?他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五月的香港云淡风轻,阳光明媚,简单飘逸的发型使我的心情像天气一样灿烂起来。尽管公司有专业的发型师,但我几乎每天都到那家发型屋去,有时并不做头发,只是为了悄悄地看看他那双深邃的眼睛。他告诉他叫任雷,是地道的香港人,虽然才21岁,却已有近4年的发型师经历。

  那天,任雷为我做头发时,漫不经心地问我:你们公司应该有专业的发型师,你为什么还要出来做头发?我的脸一下子红了。慌乱中我想到公司也正准备换发型师,试探着问他:你愿意做我的发型师吗?任雷高兴地说:没问题啦!认识了这么久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的笑脸,他笑起来非常迷人。

  就这样,任雷成了我的发型师。因为演出和应酬多,我几乎每天都要做头发,有时甚至一天要做三四次,任雷一天到晚都陪伴在我身边。每天的工作结束后,他都要送我到我家楼下,直到看见窗户的灯亮起来,他才转身离去。

  作为青春派歌手,我身边不乏追求者,其中不少是富家公子或成功人士。但我一直紧闭着自己情感的闸门,我知道自己的情感之门是为任雷敞开的。在我心目中,任雷不仅人长得帅,而且善良诚实,那双忧郁的眼睛总让我感到无比的柔情。但任雷从未对我表白什么,内心深处,我一直在期待他对我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。

  每天回到家,无边的寂寞像潮水般地包围着我。远离亲人的孤独,工作的压力和无助的感觉常常使我欲罢不能地想向人倾诉。每当这时,我会不由自主地拨通任雷的电话,他温暖而善解人意的话语,像潺潺的溪流,洗净我心头阴霾。

  1997年10月的一天晚上,我无意中看到报纸上刊登了关于我的绯闻,委屈和痛苦的泪水流满了我的脸颊。这时,电话铃响了,我没好气地说:我不想接受任何采访。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我坐在床边默默地流泪,过了一会儿,门铃响了,我拉开门,看见任雷站在门边。我一头扑进了他怀里,伤心地哭着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任雷不停地用手摩挲着我的头发,安慰我说:这是媒体捕风捉影的炒作,你又何必在意呢?在我心目中,你永远都是冰清玉洁的好女孩。

  我从没感到自己是如此脆弱,我把生活中的烦恼、工作上的压力以及身处异乡的孤寂,一古脑地向他倾诉出来。最后,我轻轻地告诉任雷:我想回家。任雷深情地看着我说:你能有今天多么不容易啊,就这样放弃太可惜了。接着,他讲述了自己坎坷的身世,任雷刚出生不久,狠心的父亲就无情地抛弃了他和母亲;在他6岁那年,操劳过度的母亲也不幸去世,他靠亲戚的接济和打工才完成了学业。

  听完任雷的话,我突然冷静下来,与他相比,我这点委屈算得了什么呢?我明白了任雷眼里为什么总含着淡淡的忧郁,一种水一样的柔情在我心头荡漾开来……

  那天晚上,我们聊了很多,我惊异地发现,我和任雷对许多事情的看法惊人得相似。我们一直聊了很久,当沉重的疲惫感袭上来时,我竟靠在他身上睡着了。第二天一早醒来,我发现自己靠着任雷的胳膊上,他一夜都没睡,用整条胳膊支撑着我的失落和疲惫……

  此后,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许多。每天晚上送我回家时,他都要到我的房间坐一会儿。在任雷面前,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,我不再是什么明星,而是一个需要男孩疼爱的小女孩。

  秋意渐浓,我们的感情也随着季节的变化一天天加深。从任雷那双忧郁而多情的眼睛里,我看得出来他是爱我的,但他总是不肯对我说出来。

  我的心灵再也承载不起相思之痛了,我在电话里暗示任雷说:有个男孩子在追我,你说我接不接受?说完,我就挂断了电话。我期待的电话铃声并没有想起,原来任雷对我无动于衷啊!

  我黯然神伤,这时门铃响了,是任雷!他冲进来一把抱住我,气喘吁吁地说:其实我早就喜欢上了你,只是我们的差距太大了,你身边的哪个男人不比我优秀?我就这样任他抱着,任他吻我……

  我们的爱情像香江一样缓缓流淌,那是我一样中最快乐的时光。我们手牵着手一起去看海,听音乐,喝咖啡。我毫不顾忌自己是个明星,像个普通女孩一样依偎在他的怀里,在别人诧异的目光里,我们就像城堡里的公主和王子,演绎着爱情的童话。

  熟悉我的人说我和任雷是明星与普通人之间的经典爱情。爱情的甜蜜使我工作起来更有激情,我写了许多歌唱爱情、歌唱生活的歌曲。

  我一刻也离不开任雷了,经常带着他出入各种场合。每当别人介绍我们时,都指着任雷说:这是纪如璟的男朋友。这时,就有一丝不快从任雷脸上掠过。

  有一次,我们在一家俱乐部出席一个活动,一些对我倾慕已久的男士丝毫不顾忌任雷的存在,变着花样向我献殷勤。出于礼貌,我不得不迎合他们,任雷的脸阴沉得要滴出水了。

  回到家,任雷冷冷地说:以后我再也不想参加你们这样的聚会了。我不高兴地对他说:你的心胸也太狭窄了!你知道吗?我是公众人物,是少不了应酬的!任雷无言以对。

  又一次参加聚会时,我主动拉着任雷的手向朋友们介绍:这是我的男朋友任雷,他是我的发型师。朋友们的脸上流露出尴尬的笑容,勉强打声招呼就走开了。我和任雷清楚地听见他们在嘀咕:纪如璟真没眼光,怎么找了这样一个男朋友?任雷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他扭头就走,我赶紧追出了门。

  在霓虹闪烁的中环路口,任雷粗暴地对我说:你跟着我干什么?和你那些明星朋友去玩吧!我抱着他,哭着说:以后我再也不参加这样的活动了。任雷为我揩干脸上的泪水,轻轻地说:对不起,是我太冲动了。

  此后,我尽量推掉一些不必要的应酬,待在家里陪伴着任雷。偶尔,我们出去散步或者购物时,只要一碰到我的熟人,他拉着我的手就马上松开了。而碰到他的朋友,他从不向他们介绍我,也不让我进入他的社交圈子。

  1999年情人节,朋友和歌迷送了我一屋子的玫瑰。晚上,任雷来找我,他不仅没有给我带来一束玫瑰花,反而向我发火:你摆这么多玫瑰花是不是在向我炫耀什么?我气哭了,一下子把玫瑰花全部扔到了窗外,然后,我像哄孩子一样哄他:其实我不喜欢这些花。他气愤地打断我的话:可你还是接受了。我不想找个光芒四射的女朋友,只想有个平凡的女孩子在我身边。我们在一起不合适,还是分手吧!说完,他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一连几天,任雷都没来找我,也没有打来电话,我不知道我们的爱情是不是走到了尽头?我把自己关在屋里,一个人默默地流泪。

  这时,一个追过我的男孩趁机向我发起了爱的攻势,并邀请我去新马泰旅游。我不知道任雷是不是还爱我,拨通他的电话,我的泪忍不住流了下来:有个男孩约我去新马泰旅游。任雷什么话也没说,片刻,他挂断了电话。我的心顿时凉到了极点。

  为了排遣心头的痛苦,我约了一帮朋友去唱卡拉OK。我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,边唱边流泪……

  第二天早晨5点多,我的呼机突然大叫起来,我知道是任雷,但忍着不去看。呼机响第三遍时,我再也忍不住看了,上面是任雷的留言:我爱你,现在就在你家楼下。我从昨天晚上一直等到现在。我一把抓起包,抛下朋友飞快地往家里赶。

  天空中飘着细碎的雨丝。在我家花园前面的十字路口,我看见任雷穿着一身黑色衣服,脸色苍白地站在那里,我的泪水奔涌而出。任雷也看见了我,我们飞快地向对方跑去,紧紧地抱在一起。任雷喃喃地说:都是我不好。你是我惟一的亲人,我再也不离开你了。

  我们和好如初。此后,我们都尽量去适应对方。任雷经常对我说:你能不能为我放弃唱歌,我不想你在外面抛头露面,这样我没有安全感。为了爱情,我决定放弃自己的事业。然而,唱歌是我从小的梦想啊!我真挚地对任雷说:为什么你不能接受我是歌手的事实?难道我不爱你吗?任雷见无法说服我,便开始对我不理不睬。我们的感情在争争吵吵中维持着。

  2000年7月,我要去台湾为我的个人专辑《值得一辈子去爱》做宣传。任雷问我:你可不可以不去?我斩钉截铁地说:那怎么行!任雷大声说:在你的心目中,唱歌比我还重要!你知道我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吗?别人都说我贪图你的名利,是你养着我!你能唱一辈子吗?而我是要陪你到老的人!我大声说:你没有上进心,一辈子就只想做个发型师,怎么能理解我内心对事业的狂热?我们不欢而散。

  在台湾的一个月里,任雷一直没有和我联系。我主动给他打电话,他非常冷淡。感情的煎熬和工作上的压力,使我的头发大把大把地往下掉。朋友们埋怨我:这么冷酷的男孩,值得你死心塌地去爱他?宣传结束后,我直接飞到了日本,想忘掉任雷,但他的影子填满了我的心。

  任雷生日的前一天,我回到了香港。第二天晚上,我为任雷准备了生日蛋糕,还做了满满一桌菜,我要给他一个惊喜。当我兴奋地打电话给他时,任雷出奇地冷漠:你一个人吃吧,我不去了。我哭着对他说:你回来吧,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。

  我推掉了一切演出,与任雷安静地相守在一起。然而任雷看出我的内心并不快乐,平静地对我说:你还是去唱歌吧,这样对你太残酷了,我不能拖累了你。

  那时候,我的专辑《值得一辈子去爱》销量突破了十万张,我的事业达到了顶峰,鲜花和掌声潮水般地向我涌来。内向敏感的任雷越来越经常对我发火,我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?任雷告诉我:你并没有错,只是与你在一起,我实在没有自信心,我还是回到发型屋去吧。几天后,任雷真的从公司辞职了。

  我理解任雷的烦恼,我们是相爱的,但为什么在不能和睦相处呢?难道就因为我是一个明星吗?我感觉爱情的火焰越来越微弱……

  为了挽回这段爱情,我尽量为任雷改变自己。很多广告商找我拍广告,都被我委婉地回绝了。

  2001年3月,在公司的安排下,我出席了一家投资商举行的晚宴,香港几家电视台做了报道。深夜12点,我回到家里,看见任雷坐在沙发上,冷漠地瞟了我一眼:今天晚上好风光啊,有那么多男人围着你,大歌星,你还记得我呀?

  我疲惫地躺在沙发上,有气无力地说:我这么辛苦,你还要伤害我!任雷突然站起来,冲到我面前说:你活该!这就是我心爱的男孩对我说的话吗?我忍无可忍,重重地扇了他一耳光。

  任雷突然用力地把头往墙上撞,边撞边哭:我不过是个普通的发型师,哪能与你身边的那些男人相比?我看见青紫色的包从任雷的额头上鼓起来,我冲过去用力地抱住他,但怎么抱不住,我只好用身体挡住墙,让他撞在我的身上。终于,他累了,我们抱头痛哭。

  第二天,任雷带走了他放在我这里的衣服,再也没有回来。我去找他,他避而不见。我给他打电话,哭着求他:你回来吧,我不能没有你!任雷冷冷地说:我不能见你,不然我们怎么分手?

  每天早晨起来,我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任雷打电话,他一句话也不说,任我在电话里哭。这一幕每天都在上演,我知道我再也忍受不下去了。香港的每一个角落都成了我伤心地,这时正好公司安排我到大陆去做宣传,临走前的晚上,我给任雷打电话:我就要回北京了,我想见你一面。

  晚上9点,任雷约我在一家嘈杂的酒吧见了面。我们听不见彼此在说什么。望着任雷面无表情的脸,我沮丧极了,一口气喝下了一瓶红酒,任雷居然没有阻止我。我抓起包就走。

  任雷没有出来追我,我逃似的往回走,在我家楼下的花园里,我醉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,一个人坐在花园的台阶上哭泣。我想,自己再怎么样也是个明星啊,任雷怎么可以对我?他太冷酷了,居然狠心让一个喝醉酒的女孩子深夜独自回家。我想,我们之间的一切该结束了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我挣扎着上了飞机。在北京的两个月里,我们没有任何联系。我行尸走肉般地挥霍着光阴。

  5月,我回到了香港,决定放弃这里的一切,回到北京重新开始。临走前,我去任雷工作的发型屋找他,我们像普通朋友一样坐下来交谈。我告诉他,我要离开香港,再也不回来了。任雷的眼里一下子涌出了泪花,他哽咽着对我说:其实我是爱你的,但两人之间仅有爱情是不够的。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,与你在一起,我无法找到男人的尊严。我不能改变你,你也改变不了我,就算我们在一起,也不会幸福。更何况,和我在一起,对你的事业是一种拖累。我想,我们分手是最好的结局。说完,他轻轻地握着我的手说:祝你幸福!

  2002年10月,我回到了北京,把爱的伤痛深深地埋藏在心底。那段时间,我将自己对爱情的理解和感悟注入到每一个音符中,用歌声诉说着伤感的情感经历。我一连写了《幸福的存在》、《脆弱》、《不要》等忧伤凄美的爱情歌曲,祭奠我那段刻骨铭心的初恋。

  但夜深人静,我还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任雷,想起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常常泪湿枕巾。我甚至自欺欺人地想,也许有一天,任雷还会来找我。

  不少优秀的男孩向我抛出了爱的绣球,但没有一个人能走进我的心里。我的感情之门还是为任雷敞开着,不管他什么时候走进来,我都会接纳他。

  2003年情人节,我的新专辑《寂寞的自由》隆重上市,歌迷反映不错。2003年3月,我在北京一家电视台做节目时,隐隐约约地提到了自己那段伤感的初恋。半个月后,湖南卫视真情对对碰栏目组邀请我去做节目,让我讲述与任雷的那段感情。我把任雷的电话告诉了他们,让他们邀请任雷来一起参加。我想借此机会来修补我们千疮百孔的感情。

  然而,令我很遗憾的是,任雷不愿意参加,还告诉他们,他已经有了女朋友。我心里残存的最后一点希望都破灭了。

  回想起自己这段伤感的初恋,我一直不明白,为什么一个明星与普通人之间的感情这么难以维持?我们彼此深爱着对方,为什么却没有结果?难道明星与普通人之间的爱情永远只能是两个无法交叉的圆,只能在各自的生活轨道上运行?任雷为什么就不能把我当作一个普通人来对待?其实,明星走下银屏也是普通人,也渴望平淡真实的生活,渴望一份天长地久的感情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emptyshores.com/jiru_/56.html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纪如璟情系《一江水》(图)